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初逢
    还没等守军队长做出反应,只听一连串的掌声传来,紧接着就是一个动听的男声传来:“你输的并不冤枉,这分身术可不简单,主体从原来的身体里分出,并且隐身十秒,而那原来的身体自然就变成了分身,持续十秒,跟隐身的时间一样,且分身具有使用者的全部实力,而且任由使用者操控,不过就是这样一个逆天的技能,为什么只能算是士级圣技,原因也不必多说了吧,因为这材料是非常稀有,许多人甚至一生连一种材料都看不见,而且就算有了材料炼制成功的机率也是极为低的,你到底是什么人,竟有分身术这圣技?咦,这貌似是冰之圣棍,嗨,原来是徐家大少爷,以徐家的实力,这一切也就都明了了。”

     徐云听见这话一愣,转身一看,加上这说话之人,也就是一男一女而已,只是徐云能够察觉得出,实力是不弱的,这些年龄差不多的人,竟全是大地至尊,虽然也才三阶,比起徐云来说还差一点儿,可徐云毕竟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天才啊,这几人恐怕足以跟夏央相对抗了。徐云正猜测这二人的身份如何,突然发现刚刚说话的那名男子手中拿了一只扇子,呵,原本还担心这些人可能对自己不利,现在,总算可以放心了。

     “羽扇宗,少主黄落,对么。”

     这句话看似是问,但却充满着自信,仿佛不容出错,这是对自己的一种自信,这种自信,来自于徐云本身的聪慧,是的,人们都只看到了徐云强大的实力,殊不知,他也是个聪慧之人。

     再说说这羽扇宗,徐门是天下第一宗,它,第二。

     “人们都说徐门的少主徐云很是强大,看来他们全都被你骗了,竟只凭借圣印就看出了我的身份,嗯,在下正是黄落。”

     言语之间,两人透出浓浓的惺惺相惜之情,夜光落在二人的面庞上,徐云的冷漠,黄落的文雅,两种并不协调的美在同一个画面中,更勾勒出一丝神秘。这微妙的场景没人愿意打破,但,那两人可不是省油的灯。

     “喂喂喂,还有我,我叫黄馨,黄落的妹妹,两个大男人这样相互对视着真的好么?”说这话的人,自然就是黄落身旁的那名女子了。

     本来这句话就够那两个大男人喝一壶的了,但这夏央却不想就这样结束:“馨馨,咱俩是不是电灯泡啊?”

     这才叫真正的自来熟,这就开始叫,馨馨了?

     黄馨也是丝毫不介意,回道:“你就是央姐姐是么,早就听说徐云那家伙身边有个貌美如花的姐姐,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这话说得夏央俏脸微红:“馨馨你这皮肤这么嫩啊……”

     “姐姐你也不错啊……”

     于是,这两人就跑下了自家未婚夫和自家亲哥哥,一路欢声笑语往前走,而且聊的东西这俩家伙根本插不进去。

     场面异常尴尬。

     这样的尴尬场面总是要有人打破的,黄落很及时的打破了尴尬的局面:“哈哈哈,徐云,走,咱们也跟上去。”

     虽然这话听上去有些许的别扭,但徐云还是顺着这个台阶下了,边聊边往前走。

     天,慢慢亮了。

     第一缕阳光照在充满朝气的四人身上,此时的太阳有些懒洋洋的,阳光并不强烈,但却唯美。

     四人看着美景,谈着未来,真的很好,但,事与愿违的是,又有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了。

     街上这时已经陆陆续续有人开始摆摊叫卖了,四人走着走着,前方的餐厅内突然飞出了一位浑身破衣,身上也是极脏的少年,随后又出来一个老者,浑身长满毛,而且还有一根尾巴在身后摇摆,重点是从他的气息来看竟是一位五阶初级的幽冥宗主!这老者目光如刀,看着那浑身脏乱的少年道:“这么脏的东西,也想在我的豪华饭店内吃饭,你,配么?”

     那少年显然很气愤,可他却已深受重伤了,能如何?

     “圣印是通天鼠,乃是鼠中的佼佼者,倒是比那守卫有趣呢。”

     那老者见有人认出了他的圣印,不由有些惊讶,如果把这圣印分成三等,通天鼠可是在第二等中间,也是很厉害的了,却很稀有,见有人认出来,难免有些惊讶。但见说此话的人是个毛头小子,便不禁露出一丝嘲讽的表情。

     说此话的,正是徐云。

     那老者没理他,他现在是以一种兽类圣印很常见的圣技所变化的,能以他的圣印附体,将级圣技,还有一种帝级圣技,直接变成他的圣印,不过,帝级圣技的珍惜程度,还是别妄想了吧……

     老者现在是通天鼠附体,直接用他那锋利的手指甲想去了解了那少年的生命,就在快要接触那名少年的脖子之时,一道幽蓝光乍现,正是冰之圣棍,没错,徐云出手了。如果说圣印按三等分来算,徐云的圣印是冰棍,但器类圣印可不是这样算的,他们的圣印相当于是他们的圣器,只要圣器符合圣印,即可签到契约,将其作为自己的圣印,那么也可以说徐云的圣印时这冰之圣棍,那么这冰之圣棍可以算是一等顶级了,也就是最强圣印的那一类了。

     四阶初期对五阶初期又如何?

     一阶的差距又如何?

     他,是徐云,在他面前,有什么不可能的吗?

     这老者看见他挡住了自己的进攻,顿时就想爆发,哪怕他知道徐云年纪之小便已达到四阶,肯定是哪家贵族的孩子,但用老者自己的话来说,他疯起来什么都不管,连他自己都害怕。

     “不要给我面子,往死里揍。”说这话的,自然就是黄落了。

     在场的人全都无语。

     那老者率先发动攻击,迅速向后退,一尾巴直接向徐云横扫而去,徐云冷哼一声,不退反进,下一瞬间徐云的圣棍击便与那老鼠尾巴撞击在一起,紧接着竟发出了金属碰撞的声音,两人各自退后几步,刚刚稳住身形便又向对方冲去,一直这样碰撞就是如此粗暴!开始还是势均力敌,但是毕竟境界的差距就在哪里摆着,徐云慢慢的落了下风,徐云当然不会傻到跟他硬碰硬,在发现硬打打不过时,便开始在老者身边游走,那老者的尾巴快准狠,可他就是打不中徐云。因为,徐云有一门从小自己研究的步法,只有他一人会,而且,这绝对是天下最强的步法之一,名叫万象迷踪步。亦真亦幻,移形换影。这万象迷踪步可不算在圣技中,或许是有得有失吧,上天让他创造了这门步法,但是,他的修炼速度明显变慢了,但是在徐云及徐门长老看来的缓慢的修炼速度在别人眼中其实已是奇迹了……不过,这万象迷踪步乃是徐云的绝学,有这步法,战斗力成数倍提升。

     如此几回合下来,那老者竟连徐云的衣襟都碰不着,但徐云却能时不时地打他几棍,虽然对于老者来说这不算什么,可是如果就这么耗下去的话,这样对于他来说跟挠痒痒一样的攻击加入能击中他成千上万次的话,那么他肯定也就败了,水滴石穿,许多微小的东西汇集在一起往往会迸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

     那老者深知这个道理,知道不能再耗下去了,便使出了秘诀……

     徐云只感觉老者的实力迅速提升,隐隐有要爆发的趋势,虽然他此时还没有表现出什么能够威胁到徐云的本事,但谁都看得出,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当老者那技能用完,他或许会转败为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