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会进化的圣技?
    三考!他才年仅八岁啊!

     第一考,十岁之前达到圣印战士!要知道,十二岁能达到圣印战士就已经是公认的天才了啊!但是,好处也是毋庸置疑的,得到冰之圣棍的使用权。

     第二考,十二岁之前达到霸权君主!多么苛刻的条件啊!不过,这一考的好处就有点儿尴尬了,竟然是,开启第三考……

     这前两考固然是对天赋的考验,那么第三考呢?

     独自猎杀一百只一阶圣兽!三日前,徐云不就是为了完成这个任务,孤身前往圣兽森林猎杀了数百头一阶圣兽么?还是超额完成考核。这第三考或许比较简单,但是是要通过二考之后才会开启,也就是说十二岁之前达到霸权君主并且要独自猎杀一百只一阶圣兽!这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却被年仅八岁的徐门少主徐云做到了。这意味着什么?八岁突破霸权君主!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天赋啊!并且猎杀了数百只一阶圣兽,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意志力和与生俱来的实战判断啊!

     “老鬼,你说,我们这样有意思么?后辈们可都看着呢。对了,云儿,通过第三考这奖励是啥?”徐云的爷爷,也就是徐门现任宗主徐义一见自己处于下风,急忙转移话题。

     老鬼无奈地道:“多少年了,你还是这德行。云儿,就给鬼爷爷说说是什么奖励?”

     徐云嘴角画出一道令人痴迷的笑,道:“我领悟了两个圣技,无法判断等级如何。”

     徐义不禁有些失望:“圣技?不会是士级的圣技你不好意思说吧。”

     不只是徐义,在座的各位徐门长老都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徐门作为天下第一大宗,不敢说多了,至少能让徐云终生不为圣技的事发愁,甚至还能给让他学习帝级的圣技,也难怪在座的各位长老会露出失望的神色了。

     看见他们失望的神色,徐云笑得更开心了,终于,徐义第一个反应过来:“臭小子,快说,应该不止这么简单吧。”

     徐云见自己的爷爷两眼放光的神色,也不好再瞒下去:“也就是这圣技会随着我圣印的提升而提升罢了。”

     徐义愣了一下,随机眼神变得狂热起来:“会升级的圣技!哈哈,我孙儿开创了历史啊!”

     在座的各位长老都是一惊,显然已经在震惊中无法自拔了。

     还是老鬼率先反应过来,眼中的狂热慢慢被严肃所替代,沉声道:“这件事一定不能声张,这可是我们的秘密武器之一,而且为了保障云儿的安全,近期还是少露面的好。”

     “我同意老鬼的话,八年后的宗门大会一定给那些对咱们徐门图谋不轨的人一个警告,同时也可以凭借自身的实力招揽一些有前途的人。”说此话的,是一个黑衣人,仔细一看,竟是当初在圣兽森林外徐云昏迷时接住徐云的那位黑衣人啊!

     徐云发表了自己的意见:“长老们,为了宗门的荣耀,未来八年内云儿决定在门中修炼,争取达到天之骄子的境界。”

     八年后。

     黄昏的光辉照耀在一名女子的面庞上,更加衬托出她的绝美。这女子撇撇嘴,抱怨道:“云哥,什么时候才能到啊,这都第三天了。”

     被称为云哥的人自然就是那位绝世天才徐云了,而他此时,竟是背着那名少女的。

     徐云无奈道:“央儿,我可是背着你走都没说什么,你倒还抱怨上了。好了,快了,前面应该就是索尔城了,鬼爷爷说大赛的地址就在那里,鬼爷爷他们本可以带着我们过来的,这样也就是十次呼吸的时间就到了,既然他们想让我们自己来,肯定是想给我们一次历练罢了,既来之,则安之,有我在,你还不放心么。”

     那女子撇撇嘴,倒也没说什么,赌气似的在徐云背上睡着了。

     徐云无奈地摇了摇头,便接着赶路了。

     如果是其他人看见这一幕,肯定惊得合不拢嘴,这徐云给人的印象一直都是冷漠无情,何曾见过他露出过一次微笑,可在这女子面前,却半分脾气也发不出来,对她也满是宠溺。是了,这女子便是徐义在一次历练中在山中发现,见其可怜,便带回了家,当时她只有一个多月大,比徐云小了整整一岁,而且测其血脉之力,竟是上古神族凤凰,而且天赋比之徐云也是不遑多让的。徐云与她青梅竹马,情投意合,虽然他们二位不说,但徐门的各位也能看出他们之间不同寻常的关系,她就是徐云心中的未婚妻,夏央。

     夜已深了,人们都已入睡,但索尔城城门外有两道人影,那便是徐云和夏央了。

     城门的守军看见城门外倏的多了两道倩影,睡意全无,守军队长大喝:“你们是谁。”

     徐云冷冷道:“徐门少主,徐云。”

     那守军队长愣了一下,随即冷笑道:“徐门的少主不跟着徐门的人走还会自己来?想证明自己是徐云只有一个办法,击败我!”话声刚落,恐怖的气息瞬间释放开来,四重巅峰,天之骄子!而这人,看上去不过四十岁,竟以达到天之骄子,实属天才。不过当然,宗门大会在此召开,安全措施自然做得好。

     徐云也不客气,轻声对夏央道:“等我。”话音刚落,浑身也是一股恐怖的气势散发出来,四重初期,天之骄子!是的,就在这几天,徐云成功突破了天之骄子!意念一动,手中冰之圣棍乍现,寒冷的气息领那守军队长都不由一愣,不过随即就被狂热的心情所取代,16岁的天之骄子,还有这令人忌惮的棍子,必定是徐门少主啊,能跟他一斗,值了!

     不过几次呼吸二人便碰撞到了一块儿,就这碰撞,便发出了很大的响动,身旁的空气也都有些扭曲了。不过,此时的徐云是震惊的,刚刚那一击可是使用了两个圣技,一个是士级圣技开天辟地,下一次攻击提升百分之三十的力量,另一个圣技就是冰之圣棍所赋予的可以升级的那两个圣技之一的圣技之一,将级圣技圣棍击,这一击,提升力量百分之百,这两个圣技加起来,也只打了个平分秋色,而且也消耗了将近三成的圣印,徐云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

     但是,那位守军队长心中的震惊并不比徐云少,他的血脉之力是拳头,刚刚使用的也有两个圣印,一个是将级圣印灭波拳和一个将级圣印噬火拳,二者皆是增加百分之八十的力量,而且这一下圣印便消耗了将近四成,不震惊才怪。一个士级圣技和一个将级圣技对上两个将级圣技,孰强孰弱,高下立分。而且,他那将级圣技才增加百分之八十的力量,而那可以随等级提升而提升的将级圣技圣棍击确实增强百分之百,这圣技的强大,便彰显了出来。

     守军队长刚刚平衡好身子,便又立刻使用一个将级圣技大力金刚向徐云冲来,这大力金刚可以增强防御力、攻击力各百分之百,但是不能与其他技能相叠加使用。但是徐云也不是吃素的,任何圣印都不用便直接向守军队长杀去,这守军队长心中疑惑,但现在受力也迟了,城门上的守军也都觉得徐云输定了,但只有一个人轻声道:“这分身术虽然只是士级圣技,但也够你喝一壶的了。”这人自然就是夏央了,最了解徐云的,当真也是非夏央莫属了。果然,在双方快要撞击在一起时,徐云突然消失不见了,正在守军队长感到疑惑时,脖子上突然传来阵阵寒气,那便是冰之圣棍所散发出的寒气,守军队长只听身后传来徐云的声音:“你输了。”冷冷的,听不出任何情感。